Ghoster

什么手机屏幕坏到连图都没办法发出来了

请自行想象


诈尸。
是后期死亡预定的AI女仆x
p2全图,裙子用蓝色只是因为没有深灰的笔x一支都没有啊这个什么反人类配置黑色系只有黑色和淡灰是要我死吗x
手机屏幕也不好使了连旁边混进来的鱼用美图秀秀也消除不了x
好绝望哦。

改掉了整个故事结构,新的黑皮小姐姐加入!
名字是蓝指海星x

什么x
刚换完就给抽出来x
这不是
好的感谢您们的厚爱x

我,狂草流。

哦该死的我为什么会那么喜欢监管者啊x
新手第一局自由匹配抓住了三位小朋友x律师是在开头第一个打中最后在开门的时候干掉的xxx
重点是

路痴。
(哇哇大哭

《她如晨星坠落大海》

《她如晨星坠落大海》@湖梓梓梓 

By:ZN6 For:湖梓

————————————————

六月份的山间开出矢车菊和雏菊,群山在阳光下像是镀了金的鸟羽,白色的雪顶光芒闪亮。
今天斑酉小姐也跑出去了。我照例去离疗养院半里的水杉林,那里有一个小池塘,长满了黄花鸢尾和紫色的千屈菜,我就在一片明艳的花朵中去找斑酉小姐。
斑酉小姐是我护理着的病人,但我几乎感觉不到这一点。斑酉小姐还只是少女,她的皮肤有不甚见健康的白色,言语中带着一种很奇妙的、认真的色彩——她做画家太奇怪了。就算她对我说她在池塘旁边认识了一头独角兽,我也会毫不犹豫地相信的。
我找到了斑酉小姐,她穿着白色的睡裙,在池塘边支起画架,有几只蓝色的蜻蜓安稳的停在她背上。
“请稍等.....我收拾一下就回去。”
斑酉小姐开始把笔放回盒子中,画布上是那只不存在的独角兽。它有金色的鬃毛,安静的坐在一片紫罗兰里。
“那么,独角兽小姐,今天暂且到这里,非常荣幸能为您画像!”斑酉小姐带着极其认真的神情,把收起来的画架递给我。
顺着她说话的方向,除去一大片色彩浓郁的紫罗兰,我只看见了铺天盖地的翠绿树荫、从中透下的阳光碎屑洒满闪亮的池塘。


这个季节的天空总能令人想起斑酉小姐的眼睛。而在一片高远的湛蓝下,山林在丰收的金橙色中透出年轻的而古老的色迹斑斓。
那幅画在夏末完成。它没有被挂在斑酉小姐卧室的床头上,斑酉小姐的兄长——他是个商人。
他亲自来了一趟,带走了画。这幅画听说在山下的世界里大为闪耀,被照例以天价出手。每次卖画,他总会拿出五成的钱给斑酉小姐——这个疗养院也是用斑酉小姐的成名作《风神》和《林下的水仙女》换来的。
我把从外面新鲜摘下的苹果洗好,和白色的中国瓷盘一起放在榭斑酉小姐面前。
“这实在有些过分。”斑酉小姐望着窗外,几只乳白的大雁正飞过高高的云层,“这幅像本该是赠予独角兽小姐的。”
“是啊,很过分。”我下意识地看着斑酉小姐在风中轻盈飘逸的柔软发梢,如此回应道。
我从未告诉过斑酉小姐,关于下面的人如何称赞她的画作——如果她知道的话,她会自杀的——“夺走呼吸的色彩与震人心魄的想象力”。斑酉小姐固执地觉得自己是写实派,她确实也只是画了她看见的——我是说,某种意义上,她没有一点错。
天有些凉下来,我回到里屋,给斑酉小姐拿了一件厚些的衣服。


斑酉小姐的兄长今年又不能来参加圣诞晚宴,他还有比这座阿尔卑斯山还要高的应酬,那里还有很多比他的小妹妹还要重要的人在等着他。
我把泛青的羊脂蜡烛插到选好的冷杉上,斑酉小姐披着一件黑色的大衣,在雪地里为房门口挂上花环。
斑酉小姐走进来,她抖掉衣服上的雪末。她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在茶几上继续看起那本精装的《三剑客》。
似乎是有些倦了,斑酉小姐放下书,远远地凝望着远方在黑暗中透出蓝紫色的群山。
“这本书我已经读了一百六十五遍。”她这么说。
“您不妨再读一遍,”我耸耸肩,“您知道,好书总是要一遍又一遍的读的。”
我开始着手准备晚餐,这可是项不轻松的活计——斑酉小姐特别嘱咐过了,会有两头独角兽,六位水仙女,一村的矮人和一位林牧神来参加晚宴。还有她最好的玩伴,一只玩具熊,她在来这里的路上把他丢了。斑酉小姐坚信他随时能找到这里来,我可不能把他的份落下。

我记得那时春季降临了山间,缭绕的烟雾笼罩着群山。林中的布谷鸟和杜鹃叫的非常嘹亮。我收拾起行李,最后在上马车之前,我还往日记本中夹了一朵淡粉色的雏菊。
我从未对那件事感到意外。从那年之前的圣诞夜她说看腻了书,从她说想去下面去看兄长,从她瞒着我订了报纸——斑酉小姐不可能一辈子不知道,下面的人对她如何评价。
四月份的山间小道,香气永远大于目光所见。
我也从未为斑酉小姐感到悲伤,我甚至很平静。她是病人,她理解不了别人,也没人能理解她。一切她看见的,她珍视的,在世人眼中,也不过是迷幻。
就像以前的人赞颂星辰的美丽,为其深深迷醉。可他们不知道,所有的光芒都来自燃烧,星辰也不是为他们而燃烧。
那天斑酉小姐把一叠评论扔在床头,她走向那片杉林,她经过她最熟识的池塘。在池塘后面,有一处长满@了蔷薇丛的悬崖。我在花丛里找到她扔下的鞋子时,竟微微地为她感到快乐。我明白那下面绝不是深渊,至少斑酉小姐不可能坠落深渊。
任何的评论家今天再提起她离去时,应该用这样一句话为故事结尾——
——她如晨星坠落大海。


End.

愿您拥有如在晨曦中连绵不绝的、闪光的阿尔卑斯山脉一般,带着滚烫金边的梦境。

2018.4.13


(忽然逼逼(怎么说呢这篇虽然好了一点点(比一毫米(但是总感觉还是比较杂乱x(或许是因为原本是受一个很阴暗的故事影响吗x(写出来就忽然清新了x(人物似乎也不够丰满x(重点是我那负数的植物学知识不够用了xxxxx(总之其实觉得这种好麻烦的故事更适合用很明丽的插画来表现啊(挠头(总之还是希望您能喜欢这篇一时兴起的作品x(之后有时间会试着用这个佩几幅小插画吧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