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er

【依然是写给自己大女儿Dornen的练笔

她身边的人一直有这种感觉,Dornen,这个幽灵,在想尽一切办法来避免自己下巴以下的皮肤裸露。她总是穿长风衣,最上面的扣子扣到下颚;她在家里也戴着那副黑色的手套,衣柜里用以换洗的至少有20双;她几乎从不穿裙子;盛夏时裤脚长到脚踝,膝下还被一双长靴或者短靴卡的严严实实。
Dornen每次沾了别人的血,一回来就会把所有东西一丢,然后冲进浴室。而这种常人难以想象的习惯,对她来说并没有问题——一周洗十多次澡,通常是用她拜托梵蒂冈的滴水嘴兽们接的圣水。她洗澡的时候,就算没有她自己设的那层足以把龙骨头都扯碎的结界,能把普通人洗脱一层皮的圣水本身就已经足够令人生畏了。
她脸上的那道疤也并不是那么令人耿耿于怀。那道伤很细,带着淡淡的粉青色,径直穿过她像火焰一样好看的左眼,一直穿过下巴。 Dornen的确足够让任何人盯着她一辈子而不生厌,不管是寿命只有二十天的虫人还是拥有时间本身的神。她笑起来没有任何一颗星星或者一朵花能用来比喻,她的头发上银白的卷曲胜过月亮本身。
但她只是习惯了这样的自己。她不喜欢,是的,不喜欢自己的美丽。
她真是世界上最奇怪的人了。




评论

热度(1)